【阳间里无声的哭泣—超度婴灵,驱邪,解降之真实案例】

【阳间里无声的哭泣—超度婴灵,驱邪,解降之真实案例】

阳间里无声的哭泣—超度婴灵,驱邪,解降之真实案例


【解说如何超度婴灵、亡灵、驱邪、觧降、法科方面之的做法】

前言

(内容由张女士口述,灵道弟子将事实完整叙述,为尊重和保护当事人的隐私的情况下,所涉及到的人名均为化名)

从我认识师父以来,几乎每一个夜晚,宁静的道场中,师父都有忙不完的事情,忙着回答每一个闪动的QQ头像的求助或疑问,同时心里还牵挂着每一个灵道的学生和徒弟,总要同时照看着群里面的事情,有问题能及时知道,及时解决,可是无论多忙,师父总能保持着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仿佛任何事情对于师父来说,都是可以解决的。

夜深人静,恋恋不舍的在群里道完晚安的我,想着忙完一天终于可以休息了,睡了一会后又睡不着,悄悄的打开手机,总能意外的看到在将近凌晨四点,五点,有时甚至是七点还能看到师父在忙碌,看到这种情况,总会心疼的跟师父说一句:别忙了师父,早点休息吧

而这时候,我想电脑前的师父看到这条信息会展开笑容,然后半开玩笑的说一句:师父要捉鬼嘛!

又是一个这样忙碌的晚上,师父的电脑上又响起了熟悉的“嘀嘀嘀“的声音,那是有人要找师父了,只是这次,会是什么事情呢?

第一次交谈 《年少无知错酿悲剧》

电脑的另一端,一位年纪约二十七八的女性,脸上充满着焦虑,想必心里是有积压在内心多年的心事在折磨着她,而这次下定决心来找择罡师父,想把这件心事说出来,并且请求师父的帮助,尽管她也不知道这么做到底有没有作用,但或许是平时浏览着灵道吧里的帖子众人对师父的评价给了她信心,或者是自己的良心在提醒着她不可逃避,总之,她找到了择罡师父,而后来,这位女性回想起第一次找择罡师父的时候,暗自庆幸着自己当初做了个正确的决定。

(下为择罡师父与这次超度婴灵的母亲即张女士第一次对话)

“师父你好,我有一些难解的心事,想问问你。”张女士开口说道。

“有什么事情能够帮助你的呢?”师父依旧保持着温暖的笑容。

而看到择罡师父的话语亲切且有礼貌,张女士放松了心情,开始说出埋藏在心里的心事。

“是这样的,我是在灵道吧贴吧看到您的,知道你学识高深,和很多女性同样的问题,我想为我起初的错做点什么补偿,尽管我知道已经于事无补,可是我内心始终不安。”张女士回想自己当初的决定依然觉得懊悔不已。

师父看完了发来的对话,心里已对这次张女士这次所求的事情有了大概了解“那么你有什么要求坦白说出来吧,你是想为婴灵超度吗?”

“是。我经常看一些佛教的网站,我从小到大真的连个虫都不舍杀的,可是没想到我会有这遭遇,我的这个事真的是个意外,是被强迫的,但是那时我还是个学生,你说我能怎么办啊?”张女士急切的回复,回忆当年那场无奈的意外,心里无比心酸。

“那么你便说出来听听吧,因为如果你想要做这个仪式,你也要坦白的说出原因的。”师父回复道(我想这就是师父做法事的原则,任何事情都要调查清楚了再考虑是否决定受当事人所托)

张女士看到师父提的要求,虽然早已准备好想跟师父诉说这件事情,但心里仍犹豫不决,回忆当年那场事情,心里实在是犹如五味瓶般,但还是决定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知师父,毕竟,事情总是要解决的,逃避解决不了任何事情。

接下来,便让我们来看下这段往事吧,「由张女士口述」

时间追溯到2006年,那一年,张女士正青春年华,本该无忧无虑的岁月里,遇到了一个男人,男人见张女士是个小女孩,心里便起了歹心,跟张女士相处的过程中,性侵犯了张女士,事后担心张女士去报警给自己带来麻烦,便利用女性遭遇侵犯后担心外界的风言风语的心理,恶狠狠的对张女士说不准报警,否则便将她卖给人贩子,让她永远都不能跟自己的家人见面。

张女士当时年纪不大,遭此遭遇后,再听到男人的威胁后,更加不知所措,只能答应他的要求。后来张女士虽然逃离了这个男人的身边,回到了正常的生活中,但或许是由于害怕,或许是担心被他人指指点点,便决定将此事隐藏在自己心里面,不再对任何人说起,想着能由时间来洗淡这一切。

可令张女士始料未及的是,自己居然怀孕了,但是这个宝宝是绝对不能留下来的,如果留下来,自己怎么跟家里人交代,自己要怎么去面对这个孩子,思索再三,张女士瞒着家里人自己一个人偷偷的去医院做了流产手术。

在某一间医院的手术室里,当轮到她的时候,看着冰冷的仪器,冰冷着面孔的医生,躺在同样冰凉手术台上的她,承受着手术带来的疼痛,不得不紧紧的咬着嘴唇,脸色苍白,冷汗直流,而那一年的张女士,年仅20岁,20岁,正是花一般的年纪,花一般的岁月。

张女士感慨的回忆了往事后,又想起了一件事情,急忙一起打上去回复给师父“其实,我给你说,那时有一个算命的曾帮我算出来是有一个劫的,但是我当时我没有理会这个预警,所以还是没躲过,可是我现在心里不安,我不想一辈子落下这罪名。”

电脑前的师父,安静的看着这件事情的起始,等到张女士说完后,师父再回复道“如果像你刚才所说的,你在不情愿的情况下,发生这个事情,那是情有可原的,但是做错就是做错。这个你也要明白”打完字的师父,拿起一旁早已放好的还冒着热气的铁观音,一边喝边思索着。

“我知道,但是做这个仪式能弥补什么呢?张女士说出自己心里的疑惑,在张女士看来,已经是这么久远的事情了,即使现在想尽力的弥补,但是真的能有这个机会吗?

对于张女士的疑问,师父并不奇怪,对于超度婴灵的法事,师父早已游刃有余,但关键是当事人怎么想才是最重要的,毕竟,孩子是经由张女士而失去了来世上的机会。

这种法事,师父是会用自己平日积下的功德,确保能送婴灵早日去轮回,因为被堕胎的婴孩是无辜的,但是身为婴灵的妈妈,你需要写一封忏悔书给他,让他能够明白事件发生的过程,以及为何你选择不要他,师父的处理方法就是这样”师父回答道。

“可是我和你远隔千山万水的,我也没一个完整的操作概念啊,我能请求你怎么样给我完成这场法事呢?”张女士看着自己跟这位择罡师父相隔的不是一星半点的距离,对这场法事该如何完成,犯起了难。

其实一个真正有灵力的师父,是可以遥距处理这个事情。”师父答道

“那些忏悔书还有相片我如何给您呢?还有您是如何收取法金的呢?”张女士问

“通常来讲,若是你让师父为你来做法事,你可以通过QQ及网络邮箱等方式将所需资料传给师父,而忏悔书,则需要你自己用一个文档写下来,连同姓名地址等其他资料一起传给师父便可以,而这场法事所需要的法金,是xx元,至于你怎么付款给师父,可以用你的支付宝帐号,也可以用网银,取决于你自己,这样便可以了,剩下的事情,师父会做准备好的”师父详细的跟张女士讲诉了关于法事当事人需要做的细节。

“师父,这个仪式真的能让他感知吗?如果能的话,我是不在乎付出什么。”张女士继续问道,毕竟这是为弥补自己的过错,必须谨慎的找一位可靠的法师才行啊。

师父面对张女士的疑惑,胸有成竹的回答“择罡是专业的法科师父,有自己的职业操守,而且做超度婴灵的法事,是需要用到法师自己的功德,我这么做,也是为积点功德”

“希望是。我是真心诚意的,现在我也是有孩子的母亲,我知道孩子的可爱和能来人世的难能可贵,所以我真心诚意的忏悔想弥补我曾伤害的孩子。”张女士匆匆说道。

“这个我是明白的。”师父点头道。

张女士想了想,问道:“那么师父这个事情我想缓缓几天,因我要准备一下,而且忏悔书也没写,这个事情随时都可以吗?”

“好,法事是随时都可以。”师父答道

“好。”在得到师父肯定的答复后,张女士的头像便暗淡了,提醒着师父她下线了

张女士下线后,师父拿起一旁的茶杯,喝了口热茶闭上了眼睛沉思会,又点开了另一个留言,接手下一个人的事情,如张女士这般的求助咨询,或多或少,师父每个晚上都会接到,一般都是以咨询师父或者求助为开头的,但结局总是丰富多彩的,有些问到自己的答案后,便一去了之,而有些机缘巧合下,处理完事情后还成为了灵道的弟子,当然,也不排除一些故意来找师父的茬,可无论来人是怎样的态度都好,师父都一视同仁,总以不卑不亢的语调回答着,一如对众门下弟子,也是以威严中带着亲切的态度。

对于网络中的事情,师父常对弟子说,其实网上也是一个社会,你们也可以学习如何去回答这些人的问题,若进入了真正的社会上碰到同样的情况,那么你们就知道怎么去对待了,这也是一种修行方式啊。

第二次交谈《法事中双方的信任委托》

一个夜晚接一个白天的到来,一个月的时间真的不长,正当我们都将张女士此事遗忘下,这时候,张女士的头像又一次在师父的电脑里响动了起来了。

“师父在吗?”张女士问道

“在的”师父答道

“上次给你说过的事还记得吗?说实话到底做超度法事能不能解决我的问题呢?我想听实话”张女士问道。

面对张女士的无礼的态度,师父一脸淡定的回应道:“你是说替婴灵超度的法事吗?如果我告诉你是可以的,你也会说我只是自说自话。因此,我也不想多说了”

“是的。但是这个谁能确信呢?我倒是相信因果,我说的不是你自说自话,我要的是能弥补到位,欠债还钱欠命就偿命,所以我要弥补”张女士解释道。

(我想张女士大概觉得,如果师父若能将此事摆平,让自己枉死的孩子能去轮回,那么钱花的是值得的,只是她并非法界中人,又哪里能知道,真正的忏悔赎罪,她口中所谓的“欠钱还钱,欠命偿命”又岂是能花钱来消除的呢)

“我是一个专业的灵学顾问,亦是灵道的现任掌门人,不需为了这区区金钱,来对你说谎,违背我自己的职业原则,若我能答应你,那么我是必有把握能做到才会答应”师父坚定的答道。

“那好,我认定你说的这些,我现在就去写经过,然后上传相片给你。”张女士听到师父坚定的回答,心里放下了一块石头,决定将此事交给这个师父。

“好”师父答道。

(事后整理资料的时候,对于这段对话,我觉得张女士不太尊重师父,很不礼貌,师父答道,她虽然不礼貌,但是我们自己要做到对他人有礼,不能因为她不礼貌也影响到自己带有偏见敌意的去对待他人,那么我们跟那些人有什么区别呢)

“再问一件事情,可不可以选个合适的时间呢,还是就这样把这些给你就行了?”张女士问道。

“过程是这样的,首先你把所有的资料给我,然后我会把这些资料整理好,安排一个时间做法事,会通知你在什么时间开始举办这场法事,若你有需要我可以把过程拍照给你,而在这个法事过程中,你是可以不参与的。”师父慢慢解释道。

“好。那钱的事情在什么时间给你呢,我写好资料怎么给?”张女士问道。

“付款方式之前已发给过你了。”师父道。

“我知道付款方式,我的意思是在事办完后给你吗,还是没办事之前?”张女士问道。

“法事之前付”师父答道。

“那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办这个事啊?”张女士听说法金要处理之前付,心里有些紧张,万一这个师父收了钱后敷衍了事怎么办。

师父看着张女士一连串的追问,不禁摇了摇头道:“其实你对我还没有这种信任,根本就不应该再找我,正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啊” 。

“师父别生气,我们素未见面,你应该理解我的想法,我不是不相信,我没想说钱的事”张女士看到师父这么说,急忙为自己辩解说道。

“老实说,举办一场超度婴灵的法事,法金根本不止需要我跟你所说的数目,而师父之所以办这场法事,只是为了跟你有一样堕胎遭遇的女性,一来能够给自己的内心上的不安给予一些弥补,二来也是为无辜的孩子积累一点功德,对于你的担忧,师父是明白的,所以也不会对你不高兴,但是师父有自己的原则,做事是需要根据自己的原则来处理的”师父缓缓答道。

师父理解就好。我现在想知道的是,我怎么上传资料给你?还有你是做法事师傅,更应该要为人着想,我要的就是得道高人,钱嘛乃身外之物”张女士继续解释中。

“那么我唯有可以给你保证的,就是灵道贴吧里他人对我的评价,难道你要我把灵力附加于你身上吗?”师父淡然的问道。

“已经了解过了,所以才加你的,我相信你”张女士说着。

“其实,这种法事,普通法师根本不能做到,现在看到社会里有一些所谓的先生或法师,他们的灵力根本不能超度婴灵,因为超度,有法界的规则,也需要法师有一定的能力才能做到的,然而这些人,要么是不知道这些法则,要么是没有灵力,那么在两者缺一的情况下,法事又怎么能成功呢?只不过是做给自己跟当事人看的一场表面法事罢了当然,作为外人,也难以辨认”师父解说道。

“我现在的银行卡不能网上支付的,我只能转账,我下周给你可以不?”张女士又问道。

“你何时方便付款都可以的,那么这样吧,你何时付款,师父便何时替你处理吧。”师父答道。

“那忏悔书呢,什么时候传?需不需要格式呢?”张女士问道。

“你可现在给我的,不需要格式,只需要你对你孩子说出真心话便可以了”师父答道。

大概半个小时的功夫,张女士写好了给婴灵的信,同时发来了自己的照片,相中女性的状态稍显憔悴,面露愁容。

一周时间左右过后,张女士又再次找到了师父

“师父在吗?”张女士问道。

“在。”师父答道。

我给你的资料收好了吗?本来预计这周给你汇款的,可是这几天比较忙,打算明天下午打款给你,希望能解决心愿。”张女士说道。

“资料收好了,师父明白你的意思,那么你付费后通知我吧。”师父回应道。

“麻烦你找个合适时间替他超度一下。”张女士说道。

“好”师父答道。

“打款以后会发短信给你。我是在取款机转帐,不是网上转帐,我没开通网上银行。”张女士已经决定付款做这个法事了。

“好的,只要我可以收到就行。”师父答道。

“师父我还有疑问。”张女士对这场法事仍有疑问

“?”师父问道。

“我真不知道就凭我的忏悔信就能做这场法事吗?首先不是钱的问题,我要得是能真的解决问题。”张女士的心里仍然没底,期待能有一些答案,对于一个法界门外汉来说,这场法事真的可以这么简单吗?会不会是骗人的呢?但又或者说,连张女士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师父给她什么答案。

“这样说吧,法科的事情是师父的专业,在外面这种工作,虽然有其它师父执行,但大多都是形式多于实际,只要你们事主跪跪拜拜一整天,多磕上几个响头,烧多一些金银衣纸罢了,最后可能要你们回去茹素一段时间,这是一些传统的道家方式,但是否真的这样就能超渡婴灵呢?”师父无奈笑笑问道。

“我小的时候看到过人死后,那种阴阳先生超度的,和你的方式是不一样”张女士之前在灵道吧看到了师父处理的另一个超度婴灵的个案的贴子后,对师父用的方法半信半疑问道。

“那么你又如何知道你所说的阴阳先生超度方法是否真的那样就能超渡婴灵呢?师父不想说卖花赞花香,但师父是绝对不会将此等功德之事作为儿戏,其实我大可让你参与这场法事的仪式

但毕竟是仪式罢了,真正实际的工作还是由师父来处理,而师父是为了让你不要太过劳累,所以才跟你说你可以不用参与,师父之前也说道,如果你需要的话,师父可以拍照的”师父继续耐心解释回答。

“其实说实话,超度一个还未出生的婴儿和超度一个正常死亡的人不是一样的吗?可是我觉得我的忏悔信写的太简单了,如果可以你能先做法式后付款吗?”张女士心里打起主意来,要是你是真正有能力的话,那完全可以先把法事做了后再让我付款嘛。

“若你有信心便做吧。若你还未能决定那么也不勉强了,从来法界做法事,都是先付款后做事的,你可以在外面法事的市场上看看行情。”师父答道。

“我需要的真是能够把事做到位,师父是为这些做错事的人做弥补的。应该心胸宽怀啊,我有疑惑那是自然,不代表我没心,不然我不会废话那么多,你说是吧?”张女士慌忙说道。

(可她又何曾想过自己在选择堕胎,杀死婴儿之时,自己应该心胸宽怀,自负其职呢?)

“至于那个忏悔信如何书写,我可以给你一些例子作为参考。”师父说完后,便找了出一些以往求助师父的当事人书写的忏悔书发给了张女士。

“这是别人写的吗。”张女士读完了师父发的忏悔书后问道?

“这都是超度婴灵的当事人所写的信,师父要说的也说完了。”师父说完后,便也下线了。

毕竟作为一个法科师父能做的,也只到这里了,至于要不要做这场法事,取决于张女士自己的决定罢了,师父从来都不强求当事人所作的决定,若是信任师父的,那么师父自然会处理好法事,若是不信任的,就算师父处理好了后,当事人也会有诸多责问,所以做法事,前提讲究的是双方能不能互相信任。

超度法事过程

从法事的程序上来说,师父在收到了当事人提供的必备资料后,也需要当事人的居住地址跟手机号码,居住地址是因为法事需要,而手机号码则是在法事完成后可以通知当事人,等到这一切都收集完后,师父会开始安排法事的时间。

具体超度婴灵的法事的过程:

一, 法事所需的资料

1当事人为逝去的婴灵取一个名字;

2由婴灵的父亲或母亲亲手写一封信给这个婴灵,内容是自己心里想和婴灵说的内心话语,让 孩子明白,自己为何不能投胎为人的原因,这是为了让这个无辜的孩子心里能得到一个明白,从而消除他的怨气

3,付上一张父亲或母亲的近照,居住地址,手机号码

4,婴灵逝世之、日期、时间、地点

《以上之资料是用作法事中使用的》

那么接下来,便诚心的恭请神明到临带引;并使用师父平日积下的功德,来保送婴灵到应到的地方。如此一来,此婴灵便不需在阴间游游荡荡了,受流离之苦了。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