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魔】

【心魔】


欣赏变爱慕,变,变,变得倾心爱恋,难,难收拾内心那股炽热迷乱情怀;忍,忍得头痛心又痛,倾心难向爱郎说,怎能说!自已恋上妹妹的丈夫!!!

    爱美与妹妹爱丽夫妇同住,爱美喜与妹妺谈天说地,有空闲便拉着妹妹扯东扯西说不停。妹妹婚后没有把姐姐弃于脑后,相反,三人行是必然事。妹夫宁逸深爱妻,明白姐妹情深,所以每有生日或节庆纪念日,他必备有两份礼物送给太太及爱美;但另一面在爱美内心却日渐起了重重犯罪感,因自己爱上了妹夫,越是不想却越是想,不想不想越是更苦思夜想,日又想夜又想。

    怎办?怎办!爱美无法再逗留与妹夫同在,由日到晚不敢回家,放工后四处溜,要待夜深家人已入睡才敢归家,渐渐,变得沉默,与妹妹亦少说话。妹妹见爱美做了夜归人,心暗喜姐姐有男友拍拖乎? 但见其表现又不像,因为姐姐面容憔悴,神态呆板,双眼呆钝,越见越不对劲。所以,连同丈夫宁逸跟踪姐姐查看究竟,夫妻二人是怕姐姐被欺凌而不敢作声,但跟了数晚只见爱美独自行,一时坐咖啡室,一时又坐在公园长櫈上,总是待至凌晨才回家。妹妹不明姐姐如此行为是为何,但可安心姐姐不是被欺。

    爱美在家的时间不多,与妹妹相聚亦少,三人行的日子已不复见,妹妹心想姐姐要有自已空间,所以不追问爱美究为何事。

    但奇怪地,近日爱美不再夜归,回家后便迅即闪入房去,食饭要在房中食,还时有听到说话声,又有笑声,偶而发出呻吟声,令爱丽甚担忧。这晚,爱丽忽然听到丈夫在睡房中大叫『不要不要这样,不要…』爱丽被吓了一跳,便立刻跑回房看个究竟,走到门前一看竟令爱丽差点站不住脚,原来爱美赤裸着上身正环抱着妹夫宁逸,而宁逸正用力推开爱美,局面就是这样一个推而另一个不愿放,爱丽随即脱下自己外衣披在爱美身上,同时间想把爱美拉走,但爱美却一掌打向爱丽还喝骂她不要多事快走开,这刻眼前所见令爱丽心好痛,平日守礼仪遵规矩,今日姐姐为何变得如此疯癫,无理智失常态,宁逸眼见妻被掌掴,岂能再忍,立即与爱丽合力把爱美推开,承爱美稍为甩手,宁逸立即拉着爱丽快快走出房间并实时关上房门把爱美反锁在房中,在房内,爱美不断尖叫要宁逸回去,嘈吵声传遍屋里屋外,十分烦扰。爱丽在房外也不好受,眼见姐姐疯癫成狂,决不能让爱美如此下去,如何是好?在情非得意下,爱丽决定送姐姐到医院去。

    是晚,爱美被转送入精神科医院,需留院接受治疗。爱丽只好与丈夫先回家休息。一晚过后,爱丽很心切去探望姐姐,希望姐姐已好转,但是失望而回。当与爱美见面时,只见她呆呆地坐着,身体摇晃不定,目无表情,问她好些了没有,她没有回话也不作声,爱丽等了很久,爱美才慢慢说『我要回家,我要回家…』连续地说同一句话;爱丽心情很烦乱,姐姐到底患了甚么病?为何失常兼疯癫,听医生报告指爱美可能受到刺激或心理受到压力而有行为失常,简单说是精神紊乱,严重时可能会伤害别人或甚至会自毁,这报告真使爱丽不知所措,怎么办?怎么回事?

    回家后,爱丽思前想后,想及爱美最近的表现已有异常,从爱美夜归至自困房内自话自说又时有呻吟声,只怪自己疏忽大意,未有意识到事态不妙。

    婷婷(择罡师父徒弟)把爱美出事经过告与师父,因受好友爱丽所托望师父能帮爱美脱危关,师父听后随即闭目,稍时一会儿,然后教婷婷告之爱丽明早接爱美出院吧,但要记着爱美出院后,要她立即到来师父馆舍,不能拖延,还叫婷婷告诉爱丽,爱美会在今夜清醒过来,不必挂心。

翌日,爱美真的如师父说清醒了,当爱丽踏入病房便看见爱美对着她微笑还大大力向她挥手,此时,爱丽不敢迟疑,办好手续后,立即陪同爱美来到馆舍,宁逸亦已等侯多时。在师父指示下,徒弟婷婷实时为爱美解除身上魔气,作事完毕后,已听到爱美呼呼大睡,师父示意不要作声让她好好休息,过了不久,爱美醒过来,缓缓地张开眼睛,一脸满足地微笑着。

爱美说出事发前后经过,她说刚才是近半年内睡得最好最安静的一觉,记得数月前,无论白天或睡梦中也不自觉陷入性欲狂想,害得不敢留在家因每见宁逸便有狂念,起初也能压制,但渐渐失去自控,直到昨晚半夜彷佛听到人声叫『爱美快醒来,爱美快醒来…』在朦胧中渐渐有回意识,才知道身在医院。到现在,其感受是真实的及安全的,过去那段日子好难受,怎会与妹夫有性狂想!说毕,脸上露出点点红霞。

师父明白爱美委实含冤莫白,实时解释事件真相始末。师父说『爱美不是爱上妹夫,只是怕自己会爱上他,心念越怕便越不敢面对,越怕面对越自觉心念歪,人不自觉慢慢步入死胡同,思想有罅隙,思维失意志,这时被邪魔入宅,主控人思想之好时机。初时爱美仍能坚守,但经过多月长时间斗争,思想和精神也疲乏,稍一松懈,意志被削,邪魔便入侵继而主宰了爱美一切,包括思想和行为。』师父继续说『昨夜是我用千里传音叫醒爱美,当时她正迷途,由我带引她回来,师父已把她体内的魔气消灭,所以她的感觉很安全,一切已过去,重新生活吧。』爱美听后道谢师父时,亦不怕再面对爱丽和宁逸,离开时,三人行又出现了。

~完~


择罡结后随笔

以爱美此个案,「爱」要分清楚,单以爱美对妹夫之感情,她错误把感情拨乱,以为自己对妹夫起了爱,而把自己踢进死胡同,思想上已不能清,而自己亦不敢面对自己真否已爱上妹夫,若敢面对,如真的爱上妹夫又如何,趁仍未爱根深种,及早斩断情丝,总好过逃避,一逃便就是逃到感情深渊内,连这是感情或爱情也未分晓,已使自己思维紊乱,且亦伤害了自己身边人及家人,所以,论到情,要懂分是爱情、亲情或感情,有很多亲兄妹或亲姊弟,自幼便在同一家庭或同一环境下成长,所接触或接受的人和事,都相同或同一类,所以,人有很多时,误把对同胞兄妹或姐弟之情,当作是自己恋爱对像,但又知道伦常及道德不能接受,而把心中的爱暗藏了,但在一生中又留下憾事,令自己今生有遗憾。

就像<玫瑰的故事>或无线剧集<十月初五的月光>戏中哥哥与妹妹,他们就是未能分清自己对对方是爱情定或兄妹之感情,就此误以为自己对对方有歪念,而不敢用真挚情感来相处,本是人间美事变憾事,令人宛惜,所以,要识得「情」是何种情。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Back To Top
Close Bitnami banner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