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愈.成长.改变——茜泠

治愈.成长.改变——茜泠

我是灵道茜泠,法名释义:茜草,多年生蔓草,茎呈方形,中空,叶长卵形,开白花,根可作红色颜料,也可作药。
茜泠,寓意天生本是好材料,原有药用价值,若加以培育,将是好人才。

没有遇到师父之前,我就像是电影里最不起眼的路人甲,不爱说话,瘦小,长长的刘海遮盖眼睛,仿佛这样就可以遮住自己的自卑。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独生女,小时候的我还算开朗爱笑,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性格却变得乖戾而孤僻,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父母错误的教育方式吧,当然也有自身的原因。

坦白说他们算不上坏,因为他们至少供我吃穿供我上学,比那些弃养的父母已经好了太多,但也很显然,他们大概也并没有多么爱我,又或者是他们不懂什么是爱。

在我小时候的记忆里父亲总是和母亲吵架,后来渐渐不吵了,但我也并不觉得他们快乐。
而我和父亲的关系,也是疏离的,可以说,我甚至感受不到太多的父爱。
我的父亲有些奇怪,他可以在我生病的时候丢下我去打牌,可以谩骂我摧毁我的自信心。
但他又可以冒着风雪来接我放学,这大概是我唯一一件能够感受到所谓父爱的事情。也因为如此让我无法完全肯定的说,他不爱我,可我突然又觉得很悲哀,这让我想到了师父曾经说的一句话:“你爱的只是父母这两个字”。

在这样的成长环境下,不知不觉被影响,变得极端而敏感。
人的命运和自身性格、行为选择都有着莫大的关系,当心中充满负能量时,遇到的人和事情也同样是负面的,如此便形成恶性循环。
初中时,倒也不是没有朋友,但相处到最后都会莫名的吵架,绝交,最后被孤立。女生不愿意跟你玩,男生欺负你,老师不喜欢你,而家长也不会理会你究竟开不开心,只在乎你的成绩是否优异。每一天的生活,除了学校便是家,到了学校你是一个人,到了家仍然只有自己一个人,没有人可以替你排解压抑的情绪,没有人可以听你诉说,于是默认自己是一个没有价值不被喜欢的人,愈发的沉默。俗话说的好,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而在之后的读书生涯中,我都是这样独来独往,每一天都觉得生活无趣,不明白为什么要活着,但隐隐的我又不甘心如此,不该就这样活着,我开始想要寻求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希望枯燥的生活能够泛起波澜。
后来我在网络上搜寻,了解到了很多灵异游戏,什么笔仙碟仙,甚至想要去尝试。我就这样一直沉浸在一个自己幻想的世界,幻想自己是特殊的,幻想自己也可以有一些“超能力“,让自己更有价值。

后来偶然间在百度贴吧搜到了灵道吧,被师兄师姐们的帖子所吸引,由此产生了拜师的念头,虽然还算顺利的成为了弟子,但其后学习的阶段却并不顺利,心中永远充满了负能量,拜师或许也只是为了找寻一个可以诉说,可以玩耍的地方。师父那时对我已经是尽心尽力的教导,但一个人的性格很难改变,而想要教育好一个青春期叛逆的孩子更是难上加难。
曾经无数次想要放弃,其实也真的放弃过,离开过,克服心魔的过程太艰难了,你很难直视自己内心的黑暗,也很难找到自我。
渐渐性格的缺陷更加明显,内心也越发的压抑,我不再听从师父的教导,只是任性而行。

后来确诊中度抑郁症,其实是否真的抑郁,我不知道,现在看来也许只是为了逃避现实生活吧,我尝试着自杀,跳江割腕,幸而被救,才有了今天的我。而对于当时的我而言活着确实是最痛苦的事情。

被救之后我仍没有走出来,脑子里还是充满了想死的念头,起初我并不敢告诉任何人,我害怕别人觉得我矫情,害怕别人说我无病呻吟,强说愁。
直到无法忍受时,才跑去跟师父诉说,而师父也会耐心的听我说,引导我鼓励我。
不知道多少个日夜,在师父的劝导下,我才终于慢慢的放弃了自杀的想法,重新开始努力生活。

之后在师父的教导下,我尝试了很多事情,做直播,学塔罗牌占卜,慢慢得我觉得自己成长了很多,我不再恐惧与人交往,性格也变得不再那么急躁,我开始感受到了自我的价值,不再否定自己。

后来我又在师父师母的指引帮助下考取了上海戏剧学院的表演系专业,实现了自己儿时的梦想。
一直以来对艺术方面都有种莫名的渴望,我喜欢表演时的感觉,那可以让我暂时做另外一个人,也可以让我表达身为我自己不敢表达的情感。但骨子里的自卑又告诉自己难以实现理想,是师父一遍遍的鼓励我,指导我,才让我有勇气去追逐梦想。

其实我的修行经历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没有迷信盲目的求神拜佛,没有灵异古怪的经历,有的只是不断被治愈的过程,以及精神上的充实感。

如果没有遇见师父,认识灵道,我想我永远也无法脱离原生家庭带来的阴影,我大概只会碌碌无为的度过一生,表面完好,内心腐朽。

人在年少时,能遇见一位心灵导师,是件极其幸运的事情.
恰好有幸在17岁时,遇见了择罡师父,开始了人生的转变。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Back To Top